Time interval between orders of magnitude reflects what on Covid-19/新肺案例数量级增长用时之思考

小雪 SKYue’s Home 风渐远 土木坛子 LJY’s Blog 一人易安 夜阑静 Project Schuck 森屿博客 BlogWe 原谅糖 半省堂 iNote 王荣胜 JIAYIN’S LIFE 小俊博客 阳光之海 皮毛技术君 逆时针博客 Xiatian.Name 孤斗 竹炉山房 俍注 Wind­sky 博客 王荣胜zZ TO BE → → → CONTINUED… – 按照顺序添加 –  

[RSS测试] 研究費確認・誓約すべき事項

研究活動の公正性の確保及び適正な研究費の使用について確認・誓約すべき事項 Points for Verification and Pledge Regarding the Maintenance of Propriety in Research Activities and Appropriate Use of Research Grants 【Japanese】 科研費で研究活動を行うに当たっては、科研費が国民の貴重な税金で賄われていることを十分認識し、科研費を適正かつ効率的に使用するとともに、研究において不正行為を行わないことが求められています。 ついては、下記の内容を十分に確認し、遵守する場合には確認した事項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ください。全ての事項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なければ、交付申請書・交付請求書(支払請求書)の作成画面に進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また、本内容は日本学術振興会ホームページ(URL:https://www.jsps.go.jp/j-grantsinaid/15_hand/index.html)にも掲載されています。研究代表者の責務として、本内容を研究分担者等にも必ず周知し、研究活動の公正性の確保や適正な研究費の使用について理解してもらうよう努めてください。 【English】 When conducting research activities using KAKENHI, you (researchers) must clearly understand that your KAKENHI are funded with the tax of citizens, use your KAKENHI in a proper and efficient way, … Continue reading “[RSS测试] 研究費確認・誓約すべき事項”

计划分布文章

之后发布测试 在台湾,人们经常使用“项目”这个词指涉特定的选项(option)或类目(category)。而在中国大陆,“项目”这个词应用的层面很广泛。 其他常见的情况如,中国大陆所说的“信息”,在台湾则较常说成“讯息(message)”、“资讯(information)”。 “视频”在台湾称为“影片”;“网络(Internet)”在台湾是“网路”;“网上”在台湾较常说“网路上”。

日本厕纸的一些豆知识TEST

本博客中“豆知识”指代生活小知识或者比较冷门的知识。 在日华人可以直接跳过前几条内容。 日本的厕纸是圆柱形卷纸,一般规格统一,质量和尺寸遵循日本产业规格(JIS)之规定。注:以前也有过非卷状厕纸。 卷纸宽度 114mm ± 2mm 芯的内径 38mm ± 1mm 卷纸直径 120mm以下 卷纸展开后的长度 27.5,32.5,55,65,75,100m 纸多为一层或两层,也有极少数为三层。 卷纸的中间为空心筒(芯),可以放置在厕纸安置器上(紙巻器),使用的时候直接拽一部分下来。 拽下来使用前可以先对折或者对折再对折,不然一层纸的情况下直接就破了…… 公共场所的厕所以及公共厕所,几乎都配有厕纸,厕纸安置器一般有一到两个,还会备有替换用的厕纸,厕纸安置器上的厕纸被用完后就可以更换新的。(所以大家回国时上厕所总是忘带纸) 使用后厕纸直接扔到马桶里,随着水一起被冲进下水道中。日本的卫生间几乎没有垃圾桶,即便有也不能把使用后的厕纸扔到垃圾桶。P.S.女性用过的卫生用品不能直接扔进马桶,应扔到卫生用品专用垃圾桶(公共场所),或者专用小袋子(宾馆)。 厕纸不会堵塞马桶/座便器吗?一般不会,日本的厕纸生产方式和产品与中国不同,遇水后容易“分解”,厕纸最终能变成小颗粒,所以不会堵塞管道。除非一次性使用了过量的厕纸,或者把其他东西也扔进了马桶或下水道中,才有可能发生堵塞。比如以前楼上住着一位极品博士生,什么都往马桶里塞,然后把下水管道堵了,水漏的到处都是……后来洒家只好找房东换了房子。 实验室制作人工生活废水时,有机固体颗粒物这项指标(指标在此可以理解为“内容”)也经常用一定量的厕纸直接加到水中来达成。 厕纸直接冲进下水道的做法,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有很多优点,不容易此生或传播细菌,也不会留臭味。 但另一方面,如果家里的厕纸用完了,会比较纠结。如果用其他纸代替厕纸,使用后不能扔到马桶里,只能扔到生活垃圾中。而生活垃圾一般每周只有固定的2天可以回收,回收日也会限定时间段,在生活垃圾回收的时间段之外扔生活垃圾的行为都是违法的。所以即便暂时从卫生的角度妥协,味道也还在。由奢入俭难,现在的日本人或者久居日本的外国人,是很难忍受厕纸不直接冲进下水道、而是扔进垃圾桶的做法的,所以才会有由一个谎言引发了厕纸荒。 P.S.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博主仅做拼图。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2 / 雨路危行

北海道摩旅Day2封面

摩旅北海道Day1 (快速页内跳转:1 抵达苫小牧;2 路途艰难;3 到达钏路酒店;评论 / 留言) #1 抵达苫小牧 上一篇提到“晕海”,由于状态不佳,加上船被海浪打得吱吱响,在船上也只是睡了两三个小时。起床之后纠结“要不要吃早餐”,坐在船舱旁边的展望台继续望了一会儿大海,摇摆着非常不舒服,想到没怎么睡觉再不吃饭的话骑车不安全,决定还是去吃早餐。 买了2000日元的早餐券,“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餐厅,这样理直气壮的大摇大摆走路的机会可不多。坐到桌子前,左手拿呕吐袋右手拿筷子,边吃边吐,吐了漱口之后继续吃,用掉了两个纸袋…… 上午11点多,船到了苫小牧。果然下着小雨,走到车辆甲板穿好雨衣,给油箱包套上防雨套,骑着摩托下船、一口气开出港口。离开港口后,同船一起下船的摩友们已不见了踪影。靠边整理了一下,感觉雨下得并不小,导航都没办法看。行李包虽然是防水的,但是多带了一件骑行服在包里装不下搭在了外面,只是骑出来几十米就被淋湿了,赶紧去附近的home center买了个雨衣裹在上面(12时55分离开)。本来还想买骑行鞋的防雨套,home center没有卖,苫小牧也没有专业的摩托车用品店。只能继续出发,去加油站加油,然后买到了小黄旗。 北联农业协同组合连合会(HOKUREN Federation of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s)旗下的加油站自1989年以来,为了鼓励来北海道摩旅的机车骑士们,每年都会举办姑且译为“Hokuren SS骑士运动”的活动。这项活动也算是历史悠久,最初是骑士们收集图形印章的拓印,之后发展为贩卖限定小旗。如今每年7月1日至9月30日之间,北联的加油站会贩卖纪念小旗,一共有4种颜色,设计样式会每年更换。相应的,北海道从地图上被划分为4个区域,每个加油站只卖所属区域对应颜色的小旗,买不到其他区域的小旗。如果不是在规定的这几个月内,北联的加油站也不出售小旗,而且小旗是限量的,如果还没有到9月30日就卖完了,后来的骑士们也就买不到当年发行的小旗了。 北海道的夏天对骑行的摩友来说,非常有人气,不过也有人不知道北联的骑士运动。我是出发前看到附近一位福岛县的朋友,刚从北海道摩旅回来,发了YouTube视频,视频里加油的时候他问工作人员要了小旗,于是去搜索了一番,发现了这个活动。这么有纪念意义,我也是带着要集齐小旗的任务来的。船靠岸的这个区域是黄色区域,所以在加油站先得到了黄色小旗,150日元。 午饭是在附近厚真町的一家小店吃的(13时10分),海鲜面。在日本,海鲜饭挺常见,那样的海鲜面还是第一次见。吃饭之后饭店的老奶奶还把我送到了门口,特别慈祥,感觉年龄有八十岁了吧,可能是因为年纪大,说的话听不大清,推测是提醒注意安全之类的,毕竟下着雨呢。 #2 路途艰难 第一天的路线规划本打算绕海岸线去道东的钏路市,骑了几十公里之后,谷歌私自更改成了它认为更近的路线,变成了横穿……因为雨下得太大,手机是放在衣服兜里听导航的,当时没察觉,等到停下来休息才发现路线被改了。如果再回到原来规划的路线要多花费至少一个小时,所以决定继续按照新的路线走。后来整理了一下这天的新路线,即图中的A(苫小牧)- B(富川附近)- C(带广市)- D(钏路市)。 AB路段的路挺不错,双向共四车道,有点儿像免费高速公路,比较平坦,虽然下着小雨,速度也基本保持着80km/h以上,甚至有达到100km/h。这会儿的心情完全没有受到天气的影响,以前下雨天几乎不骑摩托,更别说还骑的那么快,感觉像是飞离了笼子的鸟儿,狂野、自由、兴奋。 按照规划路线,到了B点应该继续向前,导航自作聪明地更改路线之后,就被从B点带到了BC路段。进BC路段后大部分时间都是上山路,大卡车甚至半挂牵引车也不少,虽然是双向两车道,但路很窄且路况一般,又下着雨,速度快不起来。进BC段可能不到一个小时,骑行鞋里已经有不少水了,虽然鞋本身应该是防水的,但是因为腿长、雨衣裤子短,加上骑行时候趴着的姿势,脚踝那部分并没有被雨衣的裤子盖住,于是雨水全从裤腿流了进去。除了鞋里有水外,裤腿也是湿的。 经过大约两三个小时的爬坡,终于到达山顶,景色很美,云雾缭绕,过了几个隧道之后,变成了下坡路段。16点43分,在将要开始下山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继续朝着云雾前进。比起上山来说,下山的路更难了,有一段非常难走的山路基本都是发卡弯。 下山之后,过了一会儿就到了带广市周围,地势比较平坦,但公路也是普通的双向两车道,甚至有石板水泥路,雨天就会变得比较滑。夜幕开始降临,心情稍微有一些着急,靠边停下掏出手机看了下导航,还得几个小时呢。附近稍微有一些居住区,路比较多,导航在这种情况下不靠谱,每隔一会儿得停下来看一下导航,但还是有走错路,有错到底的、也有发现之后赶紧修正的情况。天很快就黑了,这时候来到了一片原始森林,车道只有一条,没有中线,不过好像也用不着,因为不管是同向还是对向,期间一个人、一辆车都没有遇到。穿越原始森林的几十公里,都只有雨的陪伴…… 离开原始森林之后,终于到了通向钏路的专用道路的入口,拍了照(18时49分)。专用道路的路牌和日本的高速公路是一样的,以前是不是收费路段不知道,现在应该可以理解为是一条免费的高速公路。但也只是双向两车道,有不少路段的对向车道之间没有隔离栏,全程也没有服务区。经过了几个很长的隧道之后,雨下得越来越大,开远光灯也很难看清楚路面。由于和对向车道之间没有隔离栏,每次对面来车的时候各种灯光的作用下,什么都看不见,白茫茫一片。在这段路的时候后面一直没有别的车,前面有一辆家用车按照七八十km/h的速度行驶。虽然看不清路、下着雨,而且鞋里都是水,但还是必须得尽力跟上它,因为那种情况下,只有它的尾灯能做向导。可也不能太近,头盔面罩上全是雨水,光被折射后基本不能区分前车的正常尾灯和刹车灯,只能看到两片被放大的魔幻般的红色……用手套擦面罩,一秒不到又恢复到原样……路面全是水也不敢刹车,所以保持适当的车距很重要。虽然很艰辛,但总归还是幸运的,如果没有前面那辆车尾灯的指引,都不敢想象能否平安骑完那段路,以及要花多长时间。当然,它要是能慢一点就更好了。 下了专用道路后其实还有30km才能到钏路的市中心。和前面那辆车的缘分也继续保持了大概十几公里,在接近钏路市中心的某个路口,我们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但随着接近釧路,对向车也变得更多了起来,哪怕只有四五十km/h,前面的情况也什么都看不清,而且这边的雨更大……钏路是个海边的小城市,路上积了不少雨水,经过一个低洼路的时候,由于雨水完全没过了公路看不清水有多深,当时车像是要陷下去、而且突然受到很大的阻力,我立马收油门。虽然不知道水有多深,但当时我的脚和脚踝都是从水里“游”过去的。另一方面,摩托车头部扑打起来的水比我的视线都要高,因为摩托车的速度比扑打起来的水的横向速度要快,水扑面而来,从正前方拍向了我整个上衣。而我,仿佛穿过了“水帘洞”。 小城市的小路更加难走,道路交通复杂。而谷歌一向都是那么喜欢挑小路走,把手机放在口袋里听导航,它说前方300米右转,好,准备好了,然后可能走了二百多米说“右转”,可是此时右转有好几条小路,这里的路口很多都不是十字路口。 #3 到达钏路酒店 在各种绝望与无助却只能向前的无奈中,终于在晚上8点半安全到达市中心的酒店。酒店是第一天凌晨在船上的时候定的,在钏路站旁边,当时好几次页面一刷新就提示没空房了,所以最后都来不及考虑价格…… 下楼拿行李的时候发现,酒店的工作人员也给了当地的小旗,别在了行李的带子上,仔细一看,是钏路警察局和交通安全协会制作的。把行李扛上去收拾了一下时间已经21:20,下楼找地方吃饭,附近走了一圈,饭店餐馆基本都关了,后来在便利店买了便当。那晚的记忆现在还很清楚:当时下着小雨,路上没有什么人,很凉快,我没有带伞,雨衣也只穿了上衣,裤子换上了夏天用的户外运动的防泼水的裤子,带着便当走回来,裤子已经湿透了。全程大概330km,雨天骑行八个小时,背早就开始疼,脚也泡得发白,在大浴场泡了澡之后,预约了按摩,按摩师是位当地的大叔,大叔很健谈,几十分钟里我们聊了很多话题,还问我要不要考虑找个日本老婆。 结束后已经00:15,我赶紧把淋湿的普通衣服洗了去干燥,行李包虽然是防水的,但是底不防水,还有拉链附近也是湿的,毕竟雨里淋了那么长时间……幸好准备行李的时候,大部分东西先分别装进塑料密封、再装进行李包,所以完全没有受潮。骑行鞋和手套不能放到干燥机里干燥,只好用吹风机了。结果吹风机的温度太高,虽然每几分钟换一个鞋或者手套,但总是对着一个点吹风,鞋垫被烤的边缘有点翘起来,之后几天的骑行,脚底有些不舒服。 这就是这次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的第一天,全程大概330km; 路上有小雨也有大雨,走了山路、发卡弯,有横穿原始森林,有隧道、也有高架桥; 虽然有一些危险,但还没有到惊心动魄的程度; 人迹稀少,途中甚至连一个便利店都没有遇到,比起危险,更多的是孤独; 阴暗的氛围中,“一直往前走,一直看不到头”的那种感觉,充满了绝望、无助、无奈。 躺下已经是凌晨2点,而且不安静,后来可能过3点钟才睡着。 [未完待续……] 目录: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1/蠢蠢欲动》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2/雨路危行》(本文)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3/山脊雾迷》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4/沙飞风驰》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5/海岸陶醉(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6/小樽小憩(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7/札幌雨见(准备中) … Continue reading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2 / 雨路危行”

笔记本电脑变成了天线宝宝

手机安装一个app的时候遇到困难,而在电脑上可以安装对应的软件,于是打算用电脑开热点给手机,这样手机也可以用电脑上装的软件的服务。然而通过win10自带的热点服务和cmd命令创建的热点都没办法让手机连网,尝试了很多方法,其中有一个是重装无线网卡的驱动。从系统里面选择安装包,选择的第一个安装包没解决问题,选择的第二个安装包在安装的过程中蓝屏…… 之后电脑无法启动,停留在蓝屏的界面然后启动windows的工具界面。修复模式无法修复,安全模式也同样无法启动。手机搜索了很多内容,按照那些内容做了各种尝试,无果。后来无意中从工具界面选择设置启动盘而进入了BIOS界面,又很巧合的在BIOS里选择禁用无线网卡。之后竟然可以顺利开机,只是因为禁用了无线网卡,无线网络不可以用。当时已经是凌晨5点多。 之后为了确认是不是无线网卡的问题,在BIOS里设置恢复启用无线网卡,果然又蓝屏。而进入BIOS也很纠结,是通过连续3次的强制关机操作而进入了windows的修复模式,然后修复模式没有办法修复于是启动工具界面,在工具界面设置修改启动盘重启,然后才进入BIOS模式。然而,即便在BIOS里再次设置禁用无线网卡,也无法启动windows……禁用蓝牙也不行……当时已经6点多,我得赶去机场,于是带着电脑出发。 在去机场的电车上,也不断的尝试,终于在一次把另外一个兼容模式也打开之后,又一次成功开机。这次,我赶紧把系统盘里的桌面和下载两个文件夹备份到了移动硬盘里。平常用的其他文件都在SD卡里,不用备份,遇到重启次数多就把卡退了出来,防止数据丢失。 备份完成之后,我继续寻找解决的办法。可是BIOS里禁用无线网卡之后,在系统的设备选项里压根不会出现无线网卡,自然也就没办法重新安装驱动。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我也不断尝试,然而电脑不能连网络也没有办法去下载别的驱动。 转了一趟航班晚上到达弟弟家,结果他家里都是用手机当热点,流量大户,连个路由器都没有,本来想的用网线连接到网络再去解决,也没办法实施。后来我又进行了第三次BIOS里启动无线网卡,果然还是蓝屏。然后继续在BIOS里禁止无线网卡。 第二天,我让弟弟帮我拿一个USB无线网卡来,看能不能用这种方式连网。竟然可以~ 之后因为不服输还是想着把笔记本自带的无线网卡或者是驱动给修复了,然后从开始出现问题到后来又花很多时间折腾,实在是累了。而且电脑是日语系统,网上找方案是用汉语搜索的,两种语言对应起来也是非常的耗费经历。 为了确保能保证网络畅通,我回来之后又买了两个“大功率”USB型的无线网卡。于是,笔记本电脑就这样仿佛变成了天线宝宝。有人说重做个系统呗~或者用自带的工具恢复出厂系统呗。 有三个原因不这么做: 1.那样电脑回到了零点,还得重新装软件,改设定,而且如果是硬件的问题,不一定能解决; 2.很久之前,电脑遇到问题,拿到售后,基本都会说“系统问题,重做一个吧”,当时的电脑总是出问题,因此我重装过很多次系统,多到无法想象; 3.时间久了,不管是电脑还是别的什么,它们会像是你的老朋友,如果有一天,你的一位老朋友不仅不认识你了而且变成了一个你也不认识的人,会是什么感受。 人类可能是健忘的,事物其实也在变化着,然而能够保留一些感觉也许也是一种幸福。

在海外你愿意帮助遇到的陌生国人吗?

提示:这是一篇内容有点冗长、有些吐槽的帖子。 前一段时间在关西机场转机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国人大叔,在办理托运的地方和工作人员耍脾气,有点儿吵闹。他不懂日语,也不会英语,工作人员不会说汉语,好几位工作人员妹子在服务他一人,而妹子们只会说“不明白”、“听不懂”这几个简单的中文短语。有一位工作人员给他写到纸上,写得很大,我站在一边也看到了。写的是新千岁的罗马字(SHINCHITOSE),我提醒了一下:工作人员说会邮寄到新千岁机场。日语汉字的罗马字是按照日语发音来写的,写罗马字的话,大多国人都不认识。我当时正在一边等同行人办理托运手续,所以就顺便帮了一下。然而大叔似乎完全没有理我,也不看写在纸上的内容,还在和工作人员大幅度的比划着。嘴里边念叨着“到这儿了你告诉我不行”、“我不管,反正你们得给我解决”。 这时候我的同伴办好了托运,转过来问什么情况。同时,一位工作人员看到了看到刚才的情景问可不可以帮忙向大叔解释一下。简单的沟通了一下,原来这位大叔的行李箱不被允许带上飞机(箱子不小,也可能是超重),需要托运,但他的机票不带托运行李额。我用汉语向大叔解释,大叔说他可以买行李(额)啊、他们不给卖啊。于是再次和工作人员沟通,原来该航空公司在柜台办理,只能通过信用卡支付,而大叔没有信用卡,想用现金支付,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能这样收款,但可以帮他去快递公司柜台把行李邮寄到北海道的新千岁机场。到这儿我也懂了之前写在纸上的“邮寄到新千岁”是什么意思了,给大叔翻译了之后,大叔说“我知道,可是那样贵啊”。 大叔这样说,我稍微惊讶了一下。搞了半天你都明白了,就是嫌人家给出的解决方案贵,非得按照自己的想法来。那我也就没再说什么。而另外一位工作人员这时候拿着手机给我看,是网页翻译工具,上面输入了日语,下面就显示了汉语。但是翻译工具给出的汉语我看不懂,看上面的日语才知道:她想问大叔能不能借到别人的信用卡帮他支付。我说那就用我的信用卡吧。大叔听到之后立马笑开了花儿,说遇到好人了。我也觉得能帮忙解决的话挺好的,把信用卡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会从我的卡里消费2800日元,确认之后我按了密码。 接着大叔说这是多少人民币,他用微信转给我。我当着大叔的面在手机的汇率app里输入了2800日元,人民币那一栏显示出179.23元。我说:“你给179就行了”。然后最奇葩的就是这里了,大叔说:“怎么这么贵”,“不可能啊,我要自己算”。听到这样说我也大致知道这位大叔是什么样的人了,我说:“好吧,那你算吧,你算出来多少就给多少吧。”结果大叔在他手机里翻了一会儿也没算出是多少,工作人员这时候也猜出来了,有一位拿出他们的一张表格,说她们在收款的时候如果收人民币的话是172元。我问大叔“你看这个172行不行”,大叔一边说“那就172吧,你看,没有刚才那么贵啊”,然后一边不情愿地给我转了172元。 我的信用卡是日本发行的信用卡,刷的是日元2800,按照当天的汇率就是人民币179.23元,这还是不包括手续费的情况。你给我172元,相当于你的行李额我也付了至少7.23元人民币,我凭什么要帮你付钱?帮了你还得给你贴钱,你还不乐意,好像是我多要了你的钱。航空公司收人民币哪怕只收100元,那是他们对于不同币种的定价,从我这里收的是2800日元(179.23元),又不是我多要你的钱。 我当时不高兴,没别的事情就迅速逃离了。 而之后我们候机的时候大叔又追了过来,脸上洋溢着热烈的开心,主动讲述着自己这几天玩的多么嗨。说国内现在受疫情的影响太冷清了,在这边他一个人都跑了很多地方,讲他去了哪些城市什么路线。一会儿又说日本到处都可以看到电线漏在外面,太落后了,不如国内好。滔滔不绝的讲了很多,我和同伴其实不愿意和他说话,毕竟不认识,国内又在闹疫情,他这跑出来也没几天,而且他讲话的过程中总是有股炫耀、得瑟的感觉。但出于礼貌,我们还是轮流回复。 还有一段谈话印象也比较深刻,大叔说日本的吃的真的是太好吃了,而且不贵,1000日元就能吃到很好吃的。我说“那是您这样的游客觉得新鲜,我们住在这边都吃腻了,比起中国菜差远了,种类还很少”。大叔一听到不同意见不开心了,“那么好吃的,比如拉面,你们怎么能说不好吃呢”,我说“我们要吃好吃的话,要么去好一点的中餐馆,要么日料西餐一顿都得上万,拉面早就吃腻了,1000日元在日本也没多少钱”。我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客观的描述,因为日本自古以来资源匮乏,食材也一样,拉面、盖饭、刺身、天妇罗、乌冬、荞麦面,大概也就是这些,真的吃腻了。可是大叔更不乐意了,用一种教育的口吻说:“1000日元换成人民币有80呢,你们不要小瞧这80块,将来有家庭了,这都是钱,一分钱都得省着花呢。”当时听了这个话之后我心里想“QNMLGB的”,按照刚才的汇率app的汇率算1000日元是六十多,你这按80算,2800日元换人民币估计得220以上,结果179你都嫌贵,很不情愿的给了172元。意思是你省钱,让别人帮你付钱,你还得教育别人?但作为文明人,我还是没有那样回复,我只是说我们长期在日本生活,消费就是按照日本消费的思维方式来的,你不能要求我们都得按照你的思维方式去考虑这些问题。 后来他一直缠着我们,飞机落地之后也要求和我们一起走,我明白他是为了乘坐轨道交通不需要自己去查找信息,也都有等他。从机场到市区的电车上,他挨着我的同伴,又开始讲述自己这几天的各种经历,我的同伴刚来没多久,很多事情也不懂,大叔就会很得意…… 在国外遇到国人一般不会开口,但遇到需要帮忙的同胞还是会主动帮助,比如当天也帮了另外一位拿重行李的阿姨。也认识到了一些不错的人,虽然我们不求回报,但是他们真心感谢,因此也获得了一些友谊。像大叔这类有些奇葩的,也遇有到过,不好说多不多但还是很纠结。 所以,在海外或者在国内出行途中,你愿意帮助旅途中遇到的陌生人或者陌生国人吗?我不禁又开始反思这样的问题。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1 / 蠢蠢欲动

8月中旬是日本的お盆休み,一周多的假期,但是我太忙,几乎没有休息。8月19日提前递交了一个材料之后,觉得该歇一歇了。于是紧锣密鼓地买了一些摩旅的必备用品,大有“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的感觉,最重要的是,买了一张船票,客舱和摩托位一共是15700日元。和摩托车陪伴的三年,几乎没有怎么骑过,这样也算是和它一起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8月22日傍晚,从仙台港出发去北海道,开启单人单车也是首次的长途摩旅。而当天下午还一直在办公室里忙事情,本来还打算去摩托车4S店点检一下确保摩托车状态良好的,没来得及……实际上,不止没有去点检,是饭也没吃,油也没有加,一路狂飙“飞到”仙台港。好在顺利找到办理手续和乘船的terminal,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把摩托车停到了相应的地方,那里已经排了很长的队。去事务所办了搭乘手续后,继续回到队列中。因为我到的时候已经是规定时间的末尾了,之后只有另外一辆摩托车和一辆自行车。上船是分批的,因为排在队尾,等了很长时间,大家都一会儿打火一会儿熄火,我当时最担心的是油会不会用完…… 到我们这批登船了,大家轰着油门挪动了起来,一直骑到船的甲板上。甲板上摩托车停车位的工作人员要求大家停下来后挡位保持1档再熄火,于是在捏着离合先转动钥匙熄火,然后把支架放下。之后每辆摩托车都被用绳子固定在甲板上,防止发生位移或者翻倒。 在一起停摩托车的时候,我注意到左边有两位身材瘦小的人,他们把头盔摘下来的刹那我都惊呆了。竟然是一对可能年龄已经六七十岁的夫妇,俩人各骑一辆小摩托,看行李的样子也是要环北海道的。敬佩感马上就油然而生了。 这次的行李,我准备了一个30L的包捆在了后面,另外一个十几升的油箱包。看到大家都没有带行李到客舱,我也没带大行李包,只是把油箱包和头盔带了上去。 客舱位于4F,买票的时候大部分舱位已经没有了,当时买到的是B等舱。第一次坐长途客船,不知道各种舱位席位代表什么意思,这次也学习了。首先有三大类,客房类、床铺类、座椅类。客房类是和住酒店似的,独立的小房间,按照房间有分类别,比如和室、洋室,单人、双人等。床铺类像是坐火车的卧铺,我这次买的B舱,相当于是软卧,还有个C舱,应该是硬卧。这艘船没有座椅类的票出售,船上的椅子都是休息区或者休闲区的,随便用。到了B等舱,我发现其实比火车的软卧还要好很多,更是像胶囊旅馆。东西放好后,我到大厅去晃了一圈。有商店、温泉、休闲设施(看电视的休息区、儿童玩耍区、可以穿船长等工作服的拍照留念区等等),再上去一层有餐厅、休闲区(座椅、沙发、钢琴)。当时有很多高中生模样的正在那里玩牌,也有很多人坐在窗户边朝着窗户外看风景,我去看了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啊。 回到下面那层,去商店买了点儿吃的和一次性拖鞋。对于长期白天从事体力劳动、晚上从事脑力劳动、肩颈有问题的人来说,单人摩旅最大的挑战应该不是孤独,不是疲惫,而是疼痛。但有梦想还是要早点努力实现,不然万一之后更疼了呢。既然有温泉,吃了东西之后就在船上泡了个温泉,然后贴了两张缓解疼痛的药膏。船上的温泉也挺有意思,因为船在晃,泡温泉的感觉也挺奇特的。 泡完温泉发现还没有定酒店,拿起手机才发现竟然没有信号……可能是船已经驶出港口不少距离到了外洋,想起商店有卖Wi-Fi服务,去了之后看到旁边小字写着“船离港后不能购买该服务”…… 略有焦急之时,发现SoftBank也有提供一个Wi-Fi,喜出望外!然而连上之后却发现速度很慢,预约酒店的app和网站都打不开,但至少有网。我联系Janice帮我订酒店,她那边和我确认的过程中再一刷新,酒店就被订完,好几个都是类似的情况。我说“不用确认了,你直接订吧”,终于,订到了。订酒店花费了挺多时间,我感觉摇摇晃晃的很不舒服。 以前也坐过很多次船,但都是在近海或者海湾内。这次到外海,明显感觉不一样,船晃动的幅度非常的大,躺着也睡不着,后来翻来覆去可能凌晨五六点左右才睡着。之后和别人说起这段故事,大家都说我晕船,我说我不晕船、我晕海。   未完待续…… 目录: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1/蠢蠢欲动(本文)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2/雨路危行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3/山脊雾迷(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4/黄沙飞舞(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5/海岸陶醉(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6/小樽小憩(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7/红旗难寻(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8/狂野速飙(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9/函馆重游(准备中) 单人单车环北海道摩旅10/凯旋而归(准备中)  

当拉屎的时候遇到了地震

以前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而就在刚刚,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而且几乎同一时间发生了两个地震:一个里氏震级5.5级(中国地震台网发布为5.2级),在我们东北地区;另一个4.4级,在北海道南部。而5.5级的地震造成的烈度(日本的震度可以理解为烈度,不过因为标准不一样,实际换算为中国的烈度肯定是不一样的,这里不做换算,只表述)在东北地区达到了最高4度。(注:下图中,日语的“震度”按照汉语的烈度来理解,日语的“マグニチュード”是震级的意思。) 有些人可能没有经历过地震,那么地震发生时,如果你在上厕所,应该跑吗? 地震波分为横波和纵波,还有二者混合后形成的面波。一般而言,纵波传播快,破坏力小,而横波传播慢,但破坏力大。混合后的面波沿地表传播,也有很强的破坏力。如果刚感觉到了地震(先是纵波到)立马站起来跑,其后紧跟来的横波可能会让你双腿无法走路,进而会造成跌倒等情况的发生,如果你处于家具等比较多的地方,磕磕碰碰挺危险,如果是在楼梯上,会更加危险。所以地震的时候,如果在室内,首先应该钻到桌子之类的下面去,或者房间的角落,这样最大程度避免被其他东西砸到。等地震过去了,确认之后再走出房间,走楼梯到避难场所(空旷的广场或公园等),切勿使用电梯,以免余震来袭造成危险。 有些人说“我不管,我害怕,我就要跑”,想在纵波到来但是横波到达之前跑到安全的地方,这可能吗?纵波(P)传播速度为5.5到7 km/s,而横波(S)3.2到4km/s,各取平均值,P=6.25 km/s,S=3.6 km/s.以这次的两个地震来计算,并引进小王这个憨厚老实的童鞋: Case1:东北地区的震源深80km,假设到小王到震源直线距离100km,地震发生后,纵波需要100÷6.25=16s,而横波需要100÷3.6=27.8s,相差27.8-16=11.8s.你觉得12秒以内你可以跑到安全的地方吗? Case2:北海道的震源深40km,假设到小王在北海道,到震源直线距离50km,地震发生后,纵波需要50÷6.25=8s,而横波需要50÷3.6=13.9s,相差13.9-8=5.8s.6秒以内更可能可以跑到安全的地方? 当然,上述计算只是估算。 而且,纵波只是破坏力小,并不是无破坏力。地震波的能力是不能忽视的。几年前,我在地震体验车上体验过震度从1至6的地震。当时坐的椅子的两个扶手之间有可以横着关闭的结构,面前的桌子上设有把手,工作人员在启动机器前告诉大家,要注意抓好桌子上的把手。震度1到2的时候震感不是很明显,随后3和4的已经是从明显的晃动变成了较为剧烈的晃动,而5和6的晃动变得更剧烈。震度5时,已经得使劲儿抓住桌子上的扶手才行,震度6时,感觉都快要抓不住扶手,随时能把人甩/颠/扔出去,而且身体和桌子椅子的碰撞也特别疼。这时候,就特别明白椅子上的横着关闭的结构是干什么的了,然后身体和椅子之间的摩擦、挤压也让大家在体验结束之后疼了好一会儿。 所以,不管是在上厕所,还是在室内做别的事,第一时间不要跑,应该就近找安全的地方,比如桌底、床脚。我这次在马桶上坐着的时候遇到了地震,就选择继续坐在马桶上,虽然地震的大约1分钟后另一波强震袭来、房子摇晃的幅度变得更大了,但还是继续坐在马桶上。 其实在日本,大部分情况,即便摇晃的幅度稍微大一些,我们也该干啥干啥,结束之后也懒得出去走到避难所。这是因为日本在房屋设计方面有很多避震、减震、防震的经验,而且砖混或者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建筑比较少,木制、铁骨木制、纯钢结构的建筑居多,即便所处的建筑没有加入先进的避震设计结构,大家也基本对房屋的抗震性是有信心的。不过,平时的地震演练还是要安排的。 如果是在国内或者其他国家/地区,遇到地震尤其是强震,建议大家还是在明显的震感结束后前往安全的避难场所。如果当时是蹲在马桶上,至于该不该擦pp,自己决定吧…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也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有时候觉得,我们中国人像是一根根火柴,站成一排排,一点就着,一着一大片,虽然一般很快自己就灭了,短暂得甚至连自己都不曾记得,而所烧之处,已是另外一番景象。 ——题记  昨晚世界上多了一位英雄,他被国内外媒体和一些个人称为吹哨者、武汉八君子(之一)、拯救世界的人,甚至提到国外有降半旗的举动(实际据说是因为别的事情降半旗)。他就是当初武汉政府没有公布或者说没有公布真实疫情时,处理的八位“造谣者”之一,李文亮医生。我们感觉这个市政府糟透了,明明有疫情、明明有人传人现象,一直隐瞒不报,陷全国人民与水深火热之中,有人说真话还说是造谣、让警察去训诫。而后来疫情的真实情况被知晓之后,包括当地警方、央视、武汉市政府都因之前处理“造谣者”的行为或报道而成为大家嘲讽的对象。 我相信李医生是一位救人救民的好医生,他是值得被尊敬的,他的离世大家是难以接受的。可是在这件事里他不是英雄,有些人却偏要把英雄这个头衔按到他的头上。大家只看到了媒体报道的“率先披露不明肺炎有关情况,受到单位约谈、警方训诫”,可是你们忽略了他不是“不顾禁令勇敢地向大众披露”,他只是在自己的同学群里说了几句,而这些话后来被截屏转发了出去。在后来的采访中他表示他在发这些内容的时候强调不要外传(强调不要外传是在一个小时之后补充的:“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主要是想提醒临床工作的同学注意防护,而看到自己发的消息被截图不打码转发传播开来之后,他说“自己之前很生气,截图还不打码”,感觉自己要倒霉可能会被处罚。所以,他不是要对公众示警,而且看的出来他当时是反对这种行为的。 再退一步,即便他本来无意为公众示警,在微信群里发表的内容或者做法也欠妥。第一句“确诊7例SARS”,一个小时后,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然而截图只是把前面的那部分发了出去。这里有一些欠妥的地方: 1.在是不是SARS还不确定的时候直接用了这个词语; 2.他是眼科医生,并不一定是一手资料,后来采访中他表示是听同事说来的,不管是不是真实消息,不应该把因职位的关系获得到的信息或者把工作中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3.公布疫情这样的大事,不应该在没确定的时候就这样由个人讲出去。 但我也必须要说,他说的话是否是“谣言”,或者在微信群内发表言论的行为是否构成“造谣”,需要更多讨论。原则上讲,谣言是不实的事情,但是不实的事情未必是谣言,可能是没有验证的、可能是不严谨的。用SARS这样的词语不适当,或者说不严谨,而且在群里发布的称之为SARS的情况确实造成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如果大家能理解上述内容,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一点当地警方。所以,警方应该要做出回应或者有相应的措施,但是定为谣言可能不恰当。很多人认为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李医生没有胡说,有疫情是事实,但不是SARS也是事实。即便全部是事实,公布疫情也应该慎重,由相关部门确定之后公布,这也是目前法律规定的。当然,从防疫的角度来看越早公布越好,但一定要审核验证确定之后。不然如果这类事情大家都不上报不走程序,直接在微信群里公布然后传播开来,这个社会不是会乱套? 而现在,主要是又一批王麻子涌现出来了,他们用激情的文字、激昂的斗志“唤醒”了一批沉睡的张三李四,有要“发起运动”提出“什么诉求”之类的,他们大喊:我们这个国家是怎么了啊!说我们要改变这个国家。几个月前还在骂香港街头抗议者,说他们是废青,可是这还没多久,你们就快变成了他们。你说你们和他们不一样,你们是为了这个国家,而他们想独立。他们是为了香港这个城市能更好,站在他们的立场,就是这样啊。“天佑香港”换成了“天佑中华”。 狼来了,于是人们杀光了所有的狼,为了保护弱小而无助的羊,人们觉得自己是对的,自己代表正义。于是有一天,草原变成了沙漠,有人才开始反思。不要等那么久,现在就可以。 李医生微信群里发出的内容在社会中是有一定的反应,但是范围并没有太大。大众知道这件事情是在央视的报道下,而且是后来发现疫情真的是那么回事之后才有人又把央视报道的内容找出来传播。我看到有理性网友说李医生不是吹哨着,而第一批转发的人和央视才是。我一半同意一半不同意。同意的是李医生不是吹哨者,不同意的是第一批转发人的和央视也不能算是是吹哨者。比喻一下,李医生和自己老同学说了几句悄悄话,第一批转发的人是没有保守秘密的人、把悄悄话的一部分传给了更多的人,接着因为害怕这个悄悄话的内容引起社会的恐慌,武汉警方说这个悄悄话是假话,后来央视用大喇叭说有人说了假话你们不要学哦。这个过程里,没有谁是疫情的吹哨者。有人鸣不平,说凭什么另外那个人被嘉奖,因为被嘉奖的那位是最先开始做出努力的,她在上报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阻力,依然坚持不懈。 媒体、尤其是自媒体,我看到不少王麻子,个人的朋友圈,有个别王麻子,但更多的是张三和李四。除了不表态的或者只是为他难过的,其他的大多一面倒,直到上午我看到有人说“某些人巴不得他死,唯此,这面旗帜会更加飘扬鲜亮”。是的,王麻子把丰功伟绩安在了李医生的身上,把他捧为“英雄”“民族英雄”“殉道者”“烈士”“树碑”等,为的是反中。“反中”终于到了中国大陆的内地,长期“压抑”的各种人群都有自己的出发点。有些人是觉得政府对抗疫情不利,有些人是觉得言论不自由,有些人向往西方的民主,但是如此发展,被不怀好意的人操作,最终只会剩下“反中”。 理智点,朋友们。近年我们的社会已经被舆论压住了,得舆论者,没理也有理。这里先不讨论中国大陆的体制、民主、自由,这是很费篇章的。单单是法制,都已经有过几次的让步,舆论让罪不至死的人被判了死刑,不知道王麻子张三李四是不是还记得自己干过的哪些好事?当然,舆论也是有作用的,刚刚看到消息: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武汉就涉及李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动作很迅速,可见中央真的也很担心。 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有很多的问题,有志者,当先有理智。 中央政府如果在疫情防置的工作上有不足,大家先通过程序来反映,不行,再走其他路线; 武汉政府确实在疫情处理方面有诸多问题,想必在疫情过后一定会做处理,如果没有,大家再走程序,还是不行,再走其他路线; 对李医生的抢救工作上,院方如果有失职,也应该先寻求有关部门去调查。 事实上,每个国家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方面好的那方面不一定好,那方面好的这方面又不一定好。新中国成立后,坎坎坷坷有过不少的问题,也因为决策等产生过一些问题,但也带领着这么多人站起来、富起来了,一些大的砍算是走过去了。是,还是有问题,有不少问题等待着解决。那也得逐一解决,大家需要一起面对,不要只是感伤、只是悲天悯人,而不做出自己的那份努力。 本来纠结要不要写这些,看到有人写诗、有人引用/隐喻、有人发图、有人呐喊、有人哭泣,几乎都是一个风向,我在想写这些会不会招骂,会不会成为众矢之的。后来看到一些人转发李医生在采访时的话:“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于是我决定写,虽然可能影响不了多少人,不能改变王麻子,但是尽量让我的朋友们从张三李四这样的角色中走出来,去理性思考。人已经离开,请不要跟着王麻子乱走、被他们当作达成目的的工具,更不要拿一个善良的人的尸体做旗帜。请让李医生回归他自己,他是和其他战斗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一样的白衣天使,他是和其他奋斗在前线的各行业工作者一样的无名英雄。这已经足够伟大了,他不需要做吹哨者这样的英雄,他不是某些人手里的枪。此外,他不仅仅是位医生,他还是儿子、丈夫、父亲、朋友、老同学。 最后,沉痛悼念李文亮先生。写到此、每一遍校验至此,都难掩泪水,愿你的亲人安好。